广东梅县松源镇宝坑村
本站网址:
73485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生活分享

“乖子乖心肝”

发布时间:2016-08-18 13:05:01     阅读:905 举报

“细时乖子乖心肝,大哩烧饭食唔到一餐”;

“爷娘思量子女如同长江水,子女思量爷娘不过担竿长”。

客家老辈们总结了这么两句话,清晰、了然地阐述了父母子女的关系,有些冷酷,有些无情,但是时间如镜,应证古言,大部分情形竟然都不过如此。

解释一下两句话的意思:

 1、小时候,父母总是把子女视为心肝宝贝,“乖子”长“乖子”短,等孩子长大了,娶媳妇分家了,找婆家出嫁了,父母想吃上一口孩子们的热饭都难了,有的时空阻隔,想孝敬够不上,有的同住屋檐下,却反目遗弃。

 2、天下的父母,对孩子的牵念疼爱,像长江水一样不息奔流,而子女们关心父母,只不过像扁担一样长。

 小时候,最最期待的,就是能听到母亲叫自己一声“乖子”。因为没有听她叫过,才会期待。没有叫“乖子”,并不是因为我不够乖,而是母亲不习惯这样叫。对自己的孩子,每个母亲都有不同的叫法。

      有的叫绰号,有的叫俗语,有的叫名字,各有各家自成惯例的叫法。有的什么都不叫——就像自家养的鸡鸭狗只,天亮起床天黑回家,吃饭上桌,睡觉找床,一切按部就班,自然运行,不需要太多程序指令。

      母亲的嘴,是一块晴雨表,高兴时有高兴时的叫法,生气时有生气时的叫法,疲惫时、低落时,也各有不同的叫法。

有朋友问我,你们客家人,如果惹母亲生气、暴怒时,她是怎么骂孩子的?

呵呵,可有些毒,请听——

“你这个短命鬼,还爬转来做什么!”

“你这个打靶鬼,死到哪里了!”

“真是个锅摸鬼,钵葬死佬!”

从一个母亲的口里叫出来,足够毒,足够凌厉,既然是暴怒,出口无好言,这么一骂,孩子们早就鸡飞狗跳,越墙而去,逃之夭夭了。一代代母亲们都是这样骂的,张口就来,已经成为客家民间语文中的主要成分了。

我们的孩提时代,算是懂事早的,懂事早表现在,对自己的家庭境况、物质生活一百个服帖,不会攀比(也没什么好比的),一个月不吃肉,也不会生贪念,因为知道贪了也没有用,该吃什么就吃什么,该干什么家务就干什么家务,没价钱好讲。如果小伙伴们都穿带补丁的衣服,唯一攀比的,就是看谁的补丁工整一点。

我曾经跟女儿描述“我们小时候”,孩子无论发挥怎么样的想象,都无法明白。物质上不生贪念,但是,大部分孩子都野性十足,时不时惹些令父母伤透脑筋的事出来。野性十足,说明那时候我们的身心的超级自由。

因为太自由了,一天不挨骂,简直就是人人可评三好学生了。

      那时候的父母劳累指数太高,很多时候,荷锄归来,天已黑透,还要操劳一家饭食,要管猪狗饱腹,还要摸黑给菜园浇点水,真是又累又饿又气,要有什么太好的语言,也是不现实的——不骂“打靶鬼”,就已经不错了,就好比不批评即等于表扬。

 我母亲是个口拙的人,说不出什么金言吉语。记忆里,她几乎没有一个固定的对孩子的称谓,不叫绰号,不叫名字,也不使用俗语代替,似乎节省了这一环节。

人与人之间,一定都有适合彼此的相处模式,父母子女之间,兄弟姐妹之间,都如此。有的话很多,有的话很少,有的嘴甜,有的生硬。

那时候,我觉得天下最暖心窝的,就是母亲叫一声“乖子”。

我有个童年玩伴,他们家三个男孩,母亲脾气在外不太好,但在家对孩子特别温柔,三个萝卜头,都享有妈妈的同一个称呼“乖子”。乖子前,乖子后,长一声,短一声,给三个孩子洗澡,这个乖子洗好了,接着下一个乖子。

有些相反,我的母亲在外面是个脾气好的人,在家,却不那么好。不好在于,她不习惯叫孩子们“乖子”,对孩子们过于严厉。有时候,我甚至希望她在外面也脾气坏一点,回家来则可以换一个样子。

      现在回想起来,有一些儿好笑,又有一些淡淡的感怀。

      事实上,很多时候,一些简单的愿望更属于奢求,比如,期待不喜欢叫“乖子”的妈妈叫一声“乖子”。嘴巴里没叫“乖子”,而在任何一个母亲的心底,又有哪个孩子不是“乖子”呢?   来源《客家小镇》微博

网友评论: